集運液體 要聞 原創 政務 旅遊 圖片 政法 教育 民族 州市 網視 財經 熱點 健康 信息 雲南故事 融媒報道

獨龍族:太古之民千年一躍

2019年07月29日 13:50:15 來源: 《瞭望》新聞週刊

4月24日,獨龍江中心學校的學生們正在為五四青年節做準備。江文耀 攝

  

  ◇在河谷地帶繁衍生息的神祕民族,實現了“整族脱貧”,告別了與世隔絕

  ◇以前,一起種地、打獵,現在,有了本族的教師、醫生、幹部、軍官和學者

  在史籍文獻中,獨龍族是以“宛然太古之民”的形象被記載的。

  清代乾隆年間編纂的《皇清職貢圖》中,對獨龍族有一段描述,稱“其居處結草為廬,或以樹皮覆之。男子披髮,着麻布短衣褲,跣足。婦女綴銅環,衣亦麻布……更有居山岩中者,衣木葉,茹毛飲血,宛然太古之民。”

  今天的獨龍族博物館裏,陳列着拍攝於1923年、後向世界公佈的第一張獨龍族照片。照片中的男子披髮、赤腳,身上裹着兩塊麻布,腰上掛着一把砍刀,形象與史書所稱的“太古之民”相去不遠。

  70年,在人類歷史長河中不過彈指一瞬。但對獨龍族同胞來説,新中國成立以來的70年,他們彷彿進入了時空穿梭隧道,告別苦難,迎來陽光;告別封閉,走向開放;告別原始落後,奔向現代文明。今年4月,獨龍族宣告整族脱貧,實現“千年一躍”。 

  極邊之地 人文祕境

  中國的西南角,雲南的西北端,有一條江叫“獨龍江”。

  海拔5000多米的高黎貢山、海拔4000多米的擔當力卡山並肩聳立。兩山夾峙下,獨龍江奔騰向南,形成垂直落差兩三千米的獨龍江大峽谷。鄉以江得名,即獨龍江鄉,隸屬於怒江傈僳族自治州貢山縣。

  地處中緬邊境、滇藏交界的獨龍江鄉,是中國“極邊之地”。即使在今天比較發達的交通條件下,開車從昆明到獨龍江鄉,也要兩到三天。

  這裏屬於橫斷山脈和“三江並流”地區。幾千萬年前,印度板塊與歐亞板塊大碰撞,引發橫斷山脈急劇擠壓、隆升、切割。在滇西北的怒江、迪慶和麗江,出現了擔當力卡山、高黎貢山、怒山和雲嶺等山脈並排高聳的格局。

  發源於青藏高原的金沙江、瀾滄江和怒江,在這一帶高山峽谷之間並行奔流170多公里而不交匯,造就了舉世罕見的“三江並流”奇觀。2003年,“三江並流”就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《世界遺產名錄》。

  “與‘三江’並流而不交匯的,還有獨龍江。”獨龍江鄉鄉長孔玉才説。獨龍族就在獨龍江河谷地帶繁衍生息。由於長期與世隔絕,獨龍江鄉和獨龍族並不廣為人知,帶有幾分神祕色彩,可謂人文祕境。

  雖為極邊之地,獨龍江鄉地域很早就納入了中國版圖。據國家民委組織編寫的《獨龍族簡史》記載,貢山,兩漢時期屬越嶲郡邊檄地,唐宋兩代分別歸南詔國、大理國管轄。1956年10月1日,貢山獨龍族怒族自治縣成立。

  孔玉才介紹,獨龍族是一個歷史悠久的民族,有語言而無文字。目前總人口為7000人左右,主要聚居在獨龍江鄉。

  獨龍族還是一個跨境民族,在緬甸北部亦有分佈,據估計有數萬人。他們的語言、傳説、體型特徵、生活習俗等與我國獨龍族基本相同。如今,中緬邊境的獨龍族依舊交流往來密切,和平友好共處。

  現代文明飛進獨龍江

  艱難苦澀的生活,千百年來陪伴着獨龍族。

  43歲的巴坡村村委會主任王世榮,曾過着刀耕火種的日子。“餓是餓不死,吃是吃不飽。”他説,獨龍江兩岸高山密林中,能吃的東西非常多。但即將成熟的苞谷,黑熊、猴子、松鼠等動物輪番來吃,留給人類的就沒多少了,收的糧食最多夠吃半年。

  從2010年起,在黨中央關心和國家部委支持下,雲南省開展“整鄉推進、整族幫扶”工作,實施基礎設施、安居工程等六大工程,推動獨龍族跨越式發展。五年幫扶完成後,繼而實施精準扶貧,鞏固提升幫扶成果。

  今年4月,獨龍族宣告實現“整族脱貧”。

  曾經與世隔絕的獨龍江鄉,如今有了現代公路,多數家庭有了汽車。“以前封山期,山裏生活困難,物資短缺、物價奇高,一斤土豆外面賣五毛錢,山裏賣五塊錢。”獨龍江鄉邊境派出所所長李小軍説。2014年,穿越高黎貢山的獨龍江公路隧道貫通,當地徹底告別因大雪封山而與世隔絕的歷史。

  以前,獨龍族種地一起種,打獵一起打,私有觀念淡薄,平均主義意識濃厚。現在,獨龍族有了本族的教師、醫生、幹部、軍官、商人、農藝師、民族學者等各行各業的傑出人才。

  電商,這種外界習以為常的事物,在獨龍江也漸成潮流。來自麗江的子世應瞅準其中的商機,2017年在獨龍江開起了快遞代辦點,代理6家快遞公司業務。“快遞越來越多,現在每個月能收2400多件。”他説。

  5G通信也飛進了獨龍江。不久前,獨龍江鄉開通5G試驗基站,成為雲南第一個開通5G的鄉鎮。中國移動怒江分公司總經理楊四紅表示:“我們希望運用先進的信息技術,消除‘數字鴻溝’,更好地助推獨龍族發展。”

  滿目青山變成“綠色銀行”

  置身獨龍江鄉,處處都是綠水青山。

  這裏森林覆蓋率高達93%。恐龍時代的孑遺物種、國家一級保護植物桫欏,在這裏隨處可見。河谷兩岸的原始森林中,生物多樣性極為豐富,包括大量國家重點保護動物、植物和當地特有物種。獨龍江水常年清澈透明、宛如碧玉。

  “像珍惜生命一樣珍惜生態環境,像保護眼睛一樣保護生態環境,這個理念在獨龍江鄉深入人心。”獨龍族“老縣長”高德榮説。隨着獨龍江鄉邁上發展快車道,當地生態環境沒有被破壞,而是變得更好了。

  獨龍江鄉黨委書記餘金成説,保護好生態環境的同時,在黨和政府大力扶持幫助下,獨龍族人民利用山地優勢發展草果、重樓、蜜蜂等產業,讓滿目青山變成“綠色銀行”,走出了一條綠色脱貧之路。

  草果是獨龍江鄉最大的產業。這種作物種植在林下,產品可以用作藥材和調味香料。目前,獨龍江鄉種植草果達6.8萬畝,人均接近16畝,其中一半左右已經掛果。2018年,草果給獨龍江鄉羣眾帶來人均收入1800餘元。

  龍元村村民和曉永是一名“致富能手”。他家種了60畝草果、3畝多重樓和1畝羊肚菌,養了5頭獨龍牛、5頭豬和50只獨龍雞,投放了20個招引蜜蜂的蜂桶。他還有一輛麪包車、一輛小卡車用來跑運輸,媳婦在家打理小賣部和農家樂。當地能掙錢的活計,他家幾乎都在幹,日子越過越紅火。

  旅遊是獨龍江鄉的潛力產業。因公路升級和景區建設而暫停開放兩年後,獨龍江鄉今年10月1日將重新開放接待遊客。這被當地寄予厚望,很多人躍躍欲試,正在抓緊建蓋客棧、農家樂等接待設施。

  “從長遠來説,獨龍江鄉要走一條自然生態與獨龍文化融為一體的旅遊發展之路。”餘金成説。 (記者 李自良 伍曉陽 龐明廣 楊靜)

[責任編輯: 丁凝 ]
010070210110000000000000011120211382668811